城市大腦給了城市一次機會

2020-07-15 城市大腦

1.png

北京時間11月26日,由中國城市規劃學會、杭州云棲工程院和浙江省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聯合主辦,億歐公司承辦的學術對話——“城市大腦與未來城市挑戰2018”在城市大腦的發源地——云棲小鎮國際會展中心隆重召開。作為2018中國城市規劃年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兩千多名嘉賓參加。

本次大會是城市大腦與城市規劃的首次思想碰撞,也是現在時與未來時的時代先鋒暢想,更是引領這個時代的創新與探索,來自政府、學術界、工業界的嘉賓相聚云棲,一起探討城市的挑戰與應對、城市大腦的探索與啟示。

大會現場,杭州市云棲科技創新基金會發起人王堅博士以“城市的演化發展與城市大腦”為主題做了演講。

以下為演講速記,經億歐編輯整理,供行業人士參考。

王堅:非常感謝大家來開這個會。今天早上堵車,也特別感謝大家那么準時到了,剛才主持人在上面講的時候我蠻有感觸的,這個會是非典型的會,大家知道沒有一個美女上臺做主持,只是大部分會都會那樣,我自己覺得蠻有意義的,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覺得跟中國規劃學會走的那么近。在去年的規劃學會上,我做過一個城市大腦的演講,其實在這之前跟中國規劃學會沒有任何的關系,可是就是因為城市大腦的關系才有今天這個會,這里特別感謝一下規劃學會,特別是石楠秘書長和陳院長,沒有他們的鼓勵就沒有今天的大會。同樣非常感謝杭州市交警局的孔局跟浦東的陳局長,一男一女兩個局長也是讓這個大會能夠發生的原因,謝謝大家。

這個話題其實蠻有意思的,我生活在這個城市里面,對城市了解非常少,一直到三年多以前第一次在想從攝像頭開始,從攝像頭想到紅綠燈,從紅綠燈想到今天的城市,所以第一次讓我覺得可以回歸問題的本質,就是這個城市。今天講一下至少我過去這三四年思考的一個過程。

當時第一次講到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交通攝像頭到紅綠燈之間的距離,其實源于自己一個很簡單的觀察,為什么紅綠燈現在是這樣的,其實那時候是很樸素的一個想法,但是我想從這個開始有一點點讓我理解了其實我們身邊發生的看上去非常復雜的事情,實際上是最基本的常識沒有搞對,讓我對城市發生了興趣,不止對交通治堵這個事情,我想可能今天很多看起來很習以為常的事情,換一個角度其實都不應該是這樣的。

剛才主持人說了一句話,我比較敏感,可能你們不敏感,他介紹城市大腦的時候,他會講我們要把一個大腦裝到城市里面,你們大概可能沒有認真的去聽。其實我是很敏感,突然想到為什么會想要把一個大腦裝到城市里,這是今天大部分人想的,我想城市大腦本質要講的不是把我們今天要什么東西裝到一個城市里面,今天所有的人都在想我們要把技術、把所有的東西裝到一個城市里面,很少有人想過其實城市不需要別人把東西裝到里面。我講的城市大腦不是要把我們模擬人的大腦裝到城市里面,而是城市自己生長出來的大腦,或者剛才看宣傳片里面會講到城市有自己的智能,而不是把人的智能裝到城市上,說這句話的意思想表達一下其實我們習以為常覺得對的邏輯,回過頭看看這個邏輯不見得是正確,這是當時感觸到的地方。

當我見過那么多做所謂智能硬件的,做過那么多做創新的人,那么多想做發明的人,他們忽視了一個最基本的東西,其實今天所在的城市大概是可以想象人類最了不起的發明,幾乎所有的發明創造到最后都會被裝到城市這個容器里面,而大家又恰恰忽略了這個容器,以為這個容器是你想讓它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結果今天就帶來了那么多的問題。當然交通是最典型的,今天城市的問題可能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這也是我覺得要重新來思考“城市大腦”的原因。

如果講城市,可能有很多跟它有關系的,城市這個本身也沒有多少年,沒有大家想象那么長,不展開說這件事情。

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城市,也就差不多在160多年以前,倫敦修了地鐵,但是很少也有人問過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在這100多年以前的倫敦地鐵,其實就是挖溝來修的,有點像北京第一個修地鐵把護城河給填了。但是很少人會問一個問題,就是100多年以前我們修地鐵的技術是突飛猛進,前幾年看一個機構,很難想象今天可以造出那么精密的機器來修地鐵。但是,被忽視掉一個問題,地鐵這樣一個發明創造,地鐵本身的想象力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今天要解決一個城市的交通問題,可能大家還是說我們去修一條地鐵,我想表達的是其實我們對一個城市本身的理解跟160年以前是一樣的,只不過是我們修城市的技術進步了一點而已。但是修城市的技術進步了一點,不代表城市進步了,但是今天我們都把修城市技術的進步簡單當成了城市本身的進步,這是我想提出來一個問題,這也是當時看紅綠燈,一路看過來以后才發現可能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是被大家忽略了。到今天為止不應該只是自豪,我們修地鐵的技術進步了,我們回過頭想一想,有沒有創造出一個東西比地鐵本身還要有價值的東西?

第二,大概120多年以前,因為愛迪生的原因,在紐約第一次大家把電這個東西引入了城市。電的原理發明在歐洲,但是把“電”要引入一個城市其實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世界上誕生一個電網。大家想一下,我們今天在白天的時候把大會場搞得暗暗的,還要打燈光開這個會,這在過去是匪夷所思的,如果今天沒有電這個會開不成,沒有電什么事情干不成,通訊也一樣。電這樣一個東西引入城市以后,讓城市發生多大的變化。今天再問一下,還能不能引進一個新的東西,可以和電一樣讓城市發生更多的變化?想講跟前面一樣的事情,就是說今天都是在用電引入一個城市來做發明,大家更多的是怎么用電來做這件事情,沒有認真的想過是不是世界上今天還會有一個像電一樣重要的東西被引入城市以后,能真正改變城市自身的進化。

我在很早以前就跟很多朋友調侃過,“其實電引入城市最大的貢獻是讓一個城市有了夜生活。”夜生活不是人發明的,實際上電帶來的,如果沒有電也不會有夜生活,我想說它的價值遠遠超過只是一個所謂技術上的價值。

到今天為止,大概八年到十年以前,在美國做過一個調查,改變人類跟城市發展最關鍵的技術,電是排在第一位的。盡管這個大概是十年以前做的調查,那時候很不幸互聯網排在第13位,計算機排在第8位,其實今天看到其他的技術遠沒有今天熟視無睹的技術對我們生活的影響大,其實這些看起來很老的東西還是在影響我們一個城市的進化,這兩個最基本的東西至少讓我想到一個事情:有沒有一個新的技術是真正改變城市的,而不只是發明技術用原來的方法來改變一個城市?

過去這樣的方法什么時候會碰到頭?這也是我經常用的一個例子。2007年,波士頓所謂做的BIGDIG可能是最好的例子,告訴大家過去的方法在這100多年以后可能要重新思考。如果大家熟悉DIG,這是一個很夸張的,大家看著150億到160億的美金,是修一個什么樣的項目?只是修了一條大概不到20英里通過波士頓城區的交通要道,花了160億美金解決一個城市大概16英里一條道路,盡管搞得很復雜,本意把地上的立交橋移到地下去,花這些錢不多,前前后后從立項到做完大概花了20年時間。波士頓有一些居民調侃,知道開始修這個項目,等到項目完成他基本上退休了,也不需要這個東西了。從成本角度更加不合理,花了150億或者160億美金還是靜態的成本,如果算上利息,算上動態的成本大概花了240億美金,不用說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即使在美國這樣的地方都不是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這是一個社會資源巨大的投入。這是我自己的機會,盡管像美國的國家地理,發現頻道,甚至中央電視臺播過這個項目,他們從一個工程的奇跡來考慮,但是對我來講,當我看到這個事情我知道一個城市沒有辦法用這樣的方式來發展,但是波士頓這個項目也是進了大部分商學院的教科書,盡管它更多是從項目的管理角度來考慮的,并沒有從城市發展的角度來考慮,盡管項目管理也是一個不成功的管理項目。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差不多把我們逼到盡頭,我們該怎么思考這件事情?

城市有那么多的挑戰,像北京大家都知道年輕人通勤的時間,不管我是否愿意,30年以后世界70%以上的人都會在城市里面,甚至會更多,我自己的感覺是會更多,只是這個大家覺得比較認可的說法,跟大家說的我們要向往一些,要離開城市,覺得城市有很多問題的直覺是不符的,但是倒過來可以看出城市依然是人類最了不起的東西,怎么解決它的發展問題,其實是一個蠻有挑戰的事情。

今天來看,我不知道未來,上海好多同事在這里,拿到一個數據,我看到也是蠻嚇人。就像上海這樣一個地方,在過去的二三十年怎么發展的。從1984年到2014年,上海就是整整長出1千平方公里出來,那天徐局在浦東的時候她們告訴我的,我那時候不知道,對我來講洛杉磯是很大的城市,結果徐局跟我講浦東比洛杉磯人還要多,580萬人口,過去幾十年發展的規模是遠遠超出大家直觀的體驗,就是交通堵不堵的問題,所以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上海面積的增長長到原來的面積就是它一個零頭。

我看到一個數據,不完全正確,也沒有完全統計,它沒有說真正統計了長三角哪些東西,我都不知道杭州是不是包含在這里。有一個數據告訴我說在長三角,當時提了蘇州無錫這些地方,沒有講杭州,我不知道杭州在不在里面,但是不管杭州在不在里面,那個數字也是蠻嚇人。它說,在長三角這些城市面積的綜合差不多是88個曼哈頓!原來我們在這么一個地方,那么密集聚集一些東西,前提大家看到我們靠土地的資源來換回一個城市的發展,不是一個簡單城市的規模擴張。大概在去年的一期商業周刊上,有一篇文章講全世界各個城市面積的變化,其中當然是全世界無一例外,全世界城市的面積在過去的20年的變化是嚇人的。特別是在珠三角這一帶,基本上城市跟城市已經連在一起,中間都沒有了,大家知道對整個資源的占用是蠻嚇人,這個時候上海人口的總人數大概只翻了一番。大家認真想一下,其實對土地的要求是遠遠超出原來的要求的。當然你從好的一面講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下降了,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是不是需要那么多的資源來支撐一個城市的發展?這是我想提出的另外一個問題。

實際上“城市大腦”今天聽起來大家覺得跟人工智能有關系的事情,跟云計算有關系的事情,做過三四年之后發現其實并沒有那么多直接的關系,只不過技術提供的手段而已,真正讓大家思考如何為城市的發展保留下更多的資源出來,這些資源包括土地的資源、水資源、電的資源,所有地球不可再生的資源,其實都是“城市大腦”需要做的。站在我的角度,像杭州這樣一個交通的事情,用我自己的話來講不是一個解決交通的問題,是怎么用好一個城市的空間資源——道路,以及怎么用好一個城市的時間的資源,在交通的時間資源那就是紅綠燈,今天會倒逼我們想今天所有公共資源的使用是不是合理的。

今天自己的感觸,三四年做下來了,今天都回答不了公共資源的使用到底是不是合理。因為手里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公共資源其實不清楚。我問了很多人,沒有人告訴我,一個城市多少的自來水被漏掉的,后來我去查了查,就像中國的大概100到200萬城市人口的規劃是允許大約最多到25%的空間是可以來修路的。實際上意味著你什么都不改,四分之一的土地被路修掉了。同樣我國的規定,只要自來水官網漏掉的水少于10%還是12%就是符合標準的,我們默認是10%的水可以被漏掉,實際上比這個數字夸張得多,中國有一個城市大概40%的自來水是漏掉了。為什么做這個調查,是想讓漏水比較多的地區水少漏一點,其實對城市資源的使用到今天為止非常的粗獷,會影響未來的發展。

一方面城市的資源這樣浪費,另一方面還會去做一個非常大的工程,類似于南水北調這樣的事情,我想我們的技術不是應該只是去做讓一個城市簡單擴張的事情,而是想一想怎么樣讓一個城市能變得更加地少占用資源。

所以跟我比較熟悉的人知道,我是一直對像“智慧城市”這樣的叫法有一些保留的。我們想一下,所謂的智慧到底拿來干什么?如果我們的智慧只是拿來告訴他,過去工業時代所謂的自動化可以做一些我們看起來原來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說把水從幾千公里運過來了,實際上最后城市資源的消耗量是大大增加,很難說服它是一個智慧的城市,任何有關城市的新技術如果不能夠解決城市的資源的浪費,我覺得都不是一個有良心的技術。這是我自己的理解。

在這個時候為什么會講“城市大腦”?第二個原因,就是這句話,數據的資源變成城市發展中不可或缺的資源,或者說是一個決定性的資源,因為再也不可能像過去40年一樣,拿到那么多的物理資源來換取一個城市的發展。上海不可能再搞1千平方公里出來,除非它去填海,已經沒有可能性。但大家也知道前幾天一場颶風怎么把日本的在海里填出來的機場搞成那樣,大家還是要重新去思考一下所有靠野蠻獲取資源來發展城市的做法。

從這個角度來講,其實城市大腦又讓我們重新想象一下,我們是不是需要一個新的數字基礎設施?其實像互聯網這些東西都是早期的很重要的基礎設施,但是在電網以后,其實一個城市還沒有引入過一個新的基礎設施,可以像電網一樣對城市的發展產生那么大的影響。我自己也覺得如果到今天這樣,我們面臨那么大挑戰的時候,還是有機會思考一下像“城市大腦”這樣一件事情,是不是有可能成為一個城市非常重要的新的基礎設施,就像人的大腦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其實慢慢地讓我們跟別的動物區分出來的,但是并不是說別的動物沒有大腦,很多的動物從狗開始哪怕到一個蟑螂都是有大腦的,只不過人的大腦進化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使得我們跟別的東西不一樣了。

過去并不是說城市沒有它最基本信息化建設的基礎,但是進化到今天的時候,是不是有可能讓我們的城市從此不一樣了。我自己的愿望是說,“當羅馬第一次開始建成的時候,其實羅馬修的所有的道路,基礎設施使得羅馬這個城市跟其他城市不一樣了。”所以才會有條條道路通羅馬這樣的說法,實際上羅馬打到哪里把路修到哪里,看起來條條道路通羅馬,實際上基礎設施使得這個城市慢慢跟別人不一樣了,也帶來它的繁榮。

在今天這個時刻是可以認真思考一下,人的大腦是不是可以變成新的數字的基礎設施。這個基礎設施是有它的道理的,這個道理蠻有意思,我很難再用別的數據來說明這個問題,沒有人想過我們這樣一個新的基礎設施可能會給我們帶來的東西有多大的變化,但是這個數據沒有認真去對比過,它是一個投資機構做的數字,其實沒有人估得出來我們今天社會到底有多少的數據資源。

當我第一次看到440億個攝像頭的時候其實嚇了我一跳,大概LDVCapital在2014年的時候曾經估過一個數字,全世界那個時候大概有15萬億個攝像頭,到2020年也不遠,也就四五年時間,大概到了440億。440億個攝像頭什么概念?全世界的人口到那時候可能也就是七八十億,但是卻有440億的攝像頭,那時候我們所擁有的數據資源,當然這個攝像頭不止是交通的攝像頭,就是所有的帶光電傳感器可以拍照的東西,可以在車上,可以在任何地方,可以在衛星上,都算在里面,這么大一個規模,我們是有一次機會來重新認識整個的環境。舉這個數字是想告訴大家,可能城市這個基礎設施所要承載的資源是超出大家想象的,這個想象不是我們今天可以把它數量化的。就像過去可能大概在幾十年以前,大家都天天聽到石油快用完了,但是最近好像不太說這件事情,大家講新能源的時候更多從環保的角度,而不是從石油快用完的角度,后來去查一查,每當那十年石油快用完的時候,又發現新的油田,這一口氣接了好幾十年,當然美國頁巖油的提煉技術發展的時候還把油價給搞下去了。我想說的是,數據資源作為人類自己創造的資源,我自己覺得它的量跟發展的速度可能要遠遠超出其他所有的資源。所以我想當我看到這個數字還是讓我嚇了一跳。

因此,“城市大腦”給了城市一次機會,去像電一樣引入城市,這是我見到的最大的一次機會,其實電引入城市要比地鐵引入城市對城市的發展影響要大得多。所以今天地鐵要是沒有電也不會運營的,在此之后,城市就沒有引入過其他的東西,我自己覺得把算力引入城市可能會是城市發展一個非常大的變化。也就是說,一個城市所有的運行跟工作離不開計算。我自己覺得今天已經慢慢是這樣的,但是它遠沒有到電的程度。盡管現在每一輛車上面都已經有所謂的計算機,但是它還只是為車本身服務的,如果有一天這輛車行駛在路上它走哪條路走多快,在哪里拐彎,都是因為算力告訴它,這個城市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今天也有很多做自動駕駛跟做智能車的朋友在下面,讓我想起一個事情,讓我蠻感觸的,也是參加過很多討論體會到,就是說從自動角度,我不懂自動駕駛,很難評判技術的發展什么時候能成熟,當我這幾年接觸城市大腦以后,有一個非常大的感觸是,今天大家所想象無人駕駛的車也好,智能車也好,是不能夠被簡單的塞到這個城市里面去的,這個城市是沒有辦法來消化這樣的東西。這個城市不是為這樣而設計的,從另外一個角度也講,也就是說從過去100多年以來車給城市帶來的問題,并沒有因為你的電動化,也并沒有因為你的智能化也解決了,我經常會講任何今天不能夠解決交通問題車的技術,對我來講也不是足夠有良心,我不知道交通問題最后靠誰來解決的,這是另外一個角度,城市的發展不是靠把所有東西扔到城市里能夠解決的,今天這個問題變得非常的突出。進入算力時代,使得有可能來把這個問題解決好,不知道以后一個城市會不會有汽車,但有一點我是相信的,即使有車,杭州做的這件事情實際上告訴大家,要為每一輛車經過每一個路口的時候,要替它算一算應該怎么通過這個路口。

我也不知道以后一個城市會不會有車,有多少車,但是假如有的話,那每一輛車經過每一個路口的時候都應該替它算一算,它應該用什么方式通過,那個時候我想是一個城市算力時代的開始。

非常感謝大家,有這么一個機會來討論這件事情,特別是感謝后面的嘉賓。下午有兩個討論,所有這些嘉賓他們是非常認真了解了杭州做的實踐和浦東做的實踐,所有在臺上的嘉賓他們都是見過面,并且認真到杭州來討論了怎么來完成今天下午的討論,所以他們在臺下花的時間是遠遠超出在臺上的時間。這是我準備過程當中非常感動的地方,所以也感謝所有到場的嘉賓,特別是感謝杭州的孔萬鋒局長、浦東的徐惠麗局長,我們開玩笑大會最主要的主題就是一個男局長跟一個女局長的PK。

謝謝大家! 

              2.png


广西快乐10分开结果 网上兼职五分赛车 辽宁快乐12抚顺彩网 甘肃快3今日预测号 彩票停售通知 天津时时彩五星基本走势彩经网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ag真人游戏开心农场游戏攻略 时时彩每天赢300可以吗 ym8赛马会高级一码图 新疆25选7走势 昨天广东11选5开奖记录 香港赛马会网上开户 开火车水果老虎机 极速快3程序规律 一波中特不静眼 亿客隆首页